圈杂
百无禁忌
本命 居老师
电竞圈唯一真爱 孤存

【叶喻】Schwarzer Regen 01-05 [完]

01

 

烟燃着的火光燎到指尖的时候,叶修才痛得“嘶”地一声回过神来。

 

他低头看着手指上那一小块皮肤,灼烧的热度缓缓从神经中撤出。所幸他反应够快,没有伤到手指。

 

一辆黑色轿车堪堪停在路边,车窗降下来,叶秋朝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上来。

 

叶修把烟按灭,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自嘲地笑了一下,然后径直钻进了叶秋的车里。

 

叶秋闻到他一身的烟味皱了皱眉,把四片车窗都降下去后,这才踩了一脚油门。

 

“你又熬夜,又不是小年轻的时候了,还硬撑什么啊。”叶秋说,时不时看一眼后视镜里的叶修,他还是不修边幅的模样,叶秋亲自给他挑的西装此刻穿在他身上像是一团揉皱的垃圾。西装外套耷拉在座椅上,领带已经不见了,衬衫领口被扯得松开,袖口凌乱地翻起来。

 

叶秋觉得自己眉心一跳一跳的,忍得有些困难。

 

他小时候学习商务礼仪,印象中最为深刻的就有关西装。西装礼仪在其中并不算特别繁复,但叶秋一直记得授课老师的一句话,要看一个男人,就要看他穿西装的样子。当然,这句话没别的什么意思,而是说,从这个人西装的穿着上,能看出非常多的东西。叶秋自然遵守得当,唯有这个哥哥,怎么也不愿按规矩来。每每叶秋见了叶修西装的样子,都想把人按地上揍一顿。

 

“是啊……”叶修闭着眼睛,脸贴着窗子休憩。

 

“你等会儿就打算这么去婚宴?”

 

叶修半睁开眼无意识地看了看窗外,又闭上,“所以这不是叫你接我回去睡会儿再去吗?”

 

车里安静了一会儿,好半天,叶秋才叹口气,说,“真不知道当年喻文州怎么就看上了你。”

 

叶修没说话,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装睡。

 

叶秋挺无奈,自言自语道,“待会儿要是看到了人,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啊。”

 

叶修哼哼两声,算是回答。

 

 


02

 


其实有个弟弟真的不错,尤其是像叶秋这样的。叶修回到家蒙头就睡,叶秋不但准时叫他起来,还重新给他熨了件衬衫找了条领带,考虑到婚礼这种正式场合,甚至翻出两颗当季的珐琅袖扣给他戴上。

 

要是叶秋会化妆就好了,至少把黑眼圈遮一遮。叶修心想,片刻之间又不由莞尔。

 

喻文州这三个字他很久不曾想起了。如果不是叶秋提醒他,喻文州作为黄少天大学里最好的舍友和队长,黄少天的婚礼他肯定要出席,叶修几乎要忘记了这桩事。实在是叶修于感情一道技能点严重不足,两年前他突然消失,招呼也没见和谁打一个,就没入人海就此不见。

 

叶修再次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已经是一年以后,他开着QQ看着黄少天屠了他满屏。叶修那会儿刚到G市,人生地不熟,找黄少天帮了点小忙。他没想到喻文州那么聪明,只是一些细枝末节,他就发觉自己已经回来,而且还和黄少天有联系。等到第二次叶修和黄少天在QQ上联系,喻文州就站在黄少天身侧盯着发亮的电脑屏幕。

 

黄少天怕自家队长生气,飚着手速怒骂叶修这个没良心的一声不吭地抛下他们。但他没有敢提喻文州就在自己旁边,然而好死不死,叶修回过来的消息里提了句喻文州。黄少天有些错愕,茫然地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话也没多说一句。喻文州笑了笑,示意黄少天起身,自己挽好袖子坐到电脑前。

 

“老师?”

 

叶修不得不承认,和黄少天的对话框里猛然出现短小的一句是件令人悚然的事。这使得这句话显得异常突出,带着奇异和莫名的感情色彩。他一时没法回应,盯着对话框里那两个字良久,又好像要从那个问号里看出点什么别的来。

 

到底也不是什么奇怪的称呼。喻文州大学的时候就是这样叫他,改称谓这件事花了很久,所幸没跟黄少天学坏把自己往老了叫,而是很正经地叫他叶修,但在外面喻文州照旧叫他老师。

 

全身的血液好像一齐涌上了手指,心脏一样在指尖跳动。叶修捏了捏手指,试图缓解一下有些浮躁的情绪。

 

“文州?”

 

叶修没有在对话框里显得犹豫不决,至少在对方看来是这样的。不是五分钟断断续续地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就好像叶修是真的离开了一会儿去倒水喝。

 

也没有叙旧。喻文州只字不提他的失踪,风轻云淡地,快速地敲了几个字过来。

 

“来一盘?”下一秒又丢过房间号来。

 

叶修向来自视极高,却并非是虚张声势。这种状况,饶是叶修也没法弄明白喻文州是想做什么,旁边的黄少天更是如坐针毡。叶修抽出账号卡塞入读卡器。

 

“换号了?”喻文州问。

 

“嗯,一叶之秋送人了。”

 

“哦。”

 

这是叶修这辈子打得最纠结的一场JJC。搁在从前甚至以后,他都没有过或者再有过这种经历。谁不渴望胜利,谁不渴望荣耀。唯有这一场,他打得愁肠百结。该赢还是该输,叶修在这个问题上史无前例地犯难。

 

索克萨尔的装束没怎么变,叶修自己倒变了不少。

 

叶修盯着索克萨尔抬手施咒时空洞的脸孔,手下一边有条不紊地操作着。喻文州没有爆发,像往常他俩熬通宵打副本打JJC的样子,规规矩矩地稳定发挥,又或许是手速问题,也不能爆发。叶修挥着君莫笑的千机伞一杆挑破索克萨尔的六星光牢时,他就知道喻文州要输了。叶修平时没注意过JJC杀人的方式,游戏里的血量可以慢慢磨,现实却是要毙命的,所以当他抖出千机伞战矛形态,当胸刺穿了索克萨尔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有病。

 

胜利是水到渠成。

 

叶修的屏幕上显示着荣耀两个大字,他却没能高兴起来,反而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僵硬的脸。

 

就在这个时候,他胜利了,赢了荣耀,然后失去了喻文州。

 

 

他想起很久以前,小时候的叶秋看了部动画,眼泪鼻涕流了一脸,硬是要哥哥也看一遍。故事内容他记不太清了,只隐约记得,主人公年轻的时候为了赢游戏输了一生,而立之年终于学会了放弃,却也因此永远失去了至亲。

 

喻文州陆陆续续地发消息过来。两个角色明明还停在竞技场里,他俩倒是默契得很,没开耳麦。

 

——有女朋友了。

 

——听少天说老师来G市了,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出来聚一聚?

 

叶修回:不了,过两天就回H市。

 

——这样啊,那就不留老师了。

 

接下来是很长一段沉寂。

 

其实过了那么久,叶修也记不太清喻文州的脸了。他没有恋爱脑,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时候没拍过照,喻文州拍毕业照的时候他早就走了,没有可供回忆的素材和资料。然而在每一个雨天,叶修犯头疼的时候,喻文州的面孔就会朦胧地浮现出来,在雨幕之中显示出一点悲天悯人来,和那个术士一模一样的悲悯。慢慢地,喻文州变成了雷区,不敢触碰,然后就遗忘。

 

也挺好的。叶修真的这么想。人也是生物,趋利避害是本性,他没想过让自己痛下去。

 


03

 

 

叶修和叶秋还是迟到了。

 

叶秋按车喇叭按得不耐烦,中午12点,这点G市不堵就有鬼。

 

到婚礼现场他们已经迟到,还是那种直接跳过了所有环节就剩吃饭的那种。原本黄少天想请叶修在自己婚礼上说点什么,这会儿迟到应该是不用说了吧。叶修觉得,哎呀这挺好的。

 

可惜了,黄少天按着叶修肩膀押着他上楼,像是怕他逃跑似的。遇到不干的事叶修就逃跑,这事叶修干多了,他不能不防。

 

叶修站上舞台。上台讲话是黄少天的要求。他不太清楚自己都说了些什么,这几年下来,场面话他终于多多少少会了一些,不过是婚姻幸福早生贵子一类。叶修踩云朵似的下来,叶秋就笑他。叶修心说,笑吧笑吧,从小到大都是我笑你。

 

叶秋给他倒了杯可乐,放过气的可乐外观看起来像红酒,叶秋知道自家兄长喝不得酒,也是贴心地做好了准备。叶秋凑近叶修耳边,说,哥你知道你刚才在台上像什么吗。

 

叶修看他一眼,没说话。如果叶秋真想说什么,用不着他问,没两秒钟自己就先说出来了,压根瞒不住事。

 

“像深海里一条里的鲸鱼,孤独地梭巡着,寻找自己的同类。”叶秋说。

 

叶修一个字,“酸。”

 

叶秋继续笑,“酸的是你,不是我。”

 

“要是老头知道你国际金融修成了中文,非得揪你去回炉重造。”叶修调侃他。

 

“那你刚才在台上东张西望地看谁呢。”叶秋逼近一步。

 

叶修看起来有些浮躁,在身上摸了几下没摸着烟。“呵呵那不是觉得少天这排场搞得挺大的好奇吗。”语气已经有些弱下来,旁人耳朵里听着倒是没什么,可叶秋这个曾经与他共享血脉的人,到底是糊弄不了。

 

 

新郎新娘逐桌敬酒环节很快就开始了。

 

叶修在酒席上不动声色地观察许久,筷子动了没几下就搁下了。他握着红酒杯,轻轻摇晃着杯子,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杯际。

 

叶修这一桌坐的大都是黄少天大学时的同学,算是近亲了,很快新郎新娘敬酒就轮到他们这桌。

 

叶秋于敬酒一道一向是个精明人。他行动很快,一手拽起自家走神了大半场了兄长。叶修“啧”一声站起来,这回倒是没忘记叶秋常常念叨的礼仪。

 

叶修穿的是单排扣两扣西装,他把底下那颗扣子系上,这才端起自己的酒杯。

 

叶修对黄少天一晃就被,二话没说闷了杯子里的可乐,看起来很豪爽很痛快,除了叶秋也没人知道这里面倒的是可乐的事了。

 

黄少天觉得奇了,“老叶你居然喝酒了啊?你不是出了名的一杯倒吗?”又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吐槽两句。叶秋等桌上其他人也纷纷举杯恭喜,黄少天更是正兴头上,也学着叶修那样一杯闷了。

 

黄少天的妻子叶修是认识的,黄少天和她在大学就好上了,正好还都听过自己的课。在他课上做点什么小动作,叶修也都知道。黄少天是不肯叫他老师的,但他妻子是个温和柔顺颇重礼数的人,恭恭敬敬地叫他老师。

 

叶修刚想点头答应,就听见身旁传来同样一声清清楚楚的“老师”二字。他抬头看过去,只见喻文州眼里有些笑意,又像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喻文州脱了西装外套,将伴郎佩戴的花朵别在烟灰色衬衫上,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端着酒杯,依旧是谦谦君子模样。

 

不知道黄少天是故意的还是怎么,嚷嚷着让另一位伴郎郑轩把叶修的酒杯再满上。要知道,这种场合一般倒的都是伴郎带着的酒,看着郑轩把酒倒满,叶修心下大叫不好,琢磨着是不是临时和叶秋玩个真假游戏,以他和叶秋的默契,叶秋也能装成叶修把酒挡了。至于怎么解释突然刚才的叶修变成了叶秋……就说一时兴起开了个玩笑。

 

正当叶修琢磨着怎么把手里这杯酒推给叶秋时,喻文州淡淡一笑,走上前来,以摘花般雍容姿态从叶修手里拿走酒杯,在众人略显惊讶的目光里将酒一饮而尽。叶修看着他吞咽酒液时上下滚动的喉结,从前喻文州大学时尚且不曾流露过的性感此刻悄然泄露。

 

喻文州翘起唇角,笑得略带讽刺,还不慌不忙地解释道,“老师喝不了酒的,我就擅作主张,代他敬少天了。”

 

天衣无缝。

 

没法忽视这个人。反而在进场的时候就很在意了。四处梭巡?大概是真的。孤独?也是真的。深海?也没有光。鲸鱼?庞大,然而无能为力。

 

叶秋不修中文系真的白瞎了人才。叶修这么觉得。

 

 

04

 

喻文州喝醉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他这么喝都不醉的话才是真正的天理难容。

 

叶修可乐快喝了半饱,他估摸着喻文州也快喝饱了。这也太明显了,在旁人的婚礼上拼命灌自己,恨不得摔了红酒抱着白兰地对瓶吹的喝法,嫌红酒酒精度数太低,又有点畏惧白酒。旁的人看不懂没什么,叶修都明白。

 

黄少天也明白,于是就把喝得发蒙的喻文州往叶修身边一推,从郑轩身上摸了张房卡出来递过去。婚宴上基本都要准备几间房间,供那些喝醉的客人休息。叶修知道这点。

 

“你们这也算是快绕了一大个圈吧。”黄少天突然有些喟叹。“也差不多是该绕回来的时候了。”

 

叶修把喻文州揽进怀里,喻文州整张脸都埋在他肩窝里,他嗅到喻文州颈后的一小块肌肤上有很淡的香气。

 

“不知道啊。毕竟当年是哥先离开的。”叶修笑了一声,“何必呢?”

 

三个人间安静了一会儿。黄少天很难得有这么不破坏气氛的时刻。

 

“他……”叶修犹疑地开口,“和女朋友挺好的?”

 

黄少天懵了两秒然后大笑。“不会吧老叶,这是队长扯的谎啊,你没看出来?”

 

叶修尴尬地重重咳了两声,故作镇定,“好了,我这不是确认一下么。我先带他上去了啊。”

 

“好好好你去你去你去。”黄少天是笑得有些狠了,叶修之聪明他再清楚不过,叶修感情一事的技能点没点满这点他也清楚不过,但着实不知道叶修在感情道路上会走得那么单纯那么天真。他是真的相信喻文州收回了所有感情,然后逼着自己慢慢放了手。

 

叶修对自己能有多狠,黄少天是为数不多知道当年叶修离职真相的人。校方里有看不惯叶修做派的人,使尽了手段迫使叶修辞职,甚至把本属于叶修的科研成果通通改作了其他人的名字。叶修退出得干脆,什么也不要。这并不是说他一点不在乎那些。只是那些重要的东西,在喻文州这里没一件还显得那么重要的。

 

公开叶修和喻文州的恋人关系。不但是师生恋,还是同性恋。这会是多么具有爆炸性的新闻。饶是叶修觉得公开也没所谓,也不能不考虑喻文州的未来。喻文州刚刚大三,准备保研,他不可能在这种人人都戴着有色眼镜的环境里,和没事人似的再待上几年。喻文州还年轻,他还在读书,叶修不能把他也毁了。

 

然后叶修就失踪了。

 

人间蒸发。

 

黄少天认识喻文州以来,只觉得自家队长稳重可靠,凡事都云淡风轻看得极开,却没见过他此刻失态至此。黄少天突然想到,或许喻文州并不是真的能看得开很多事情,盔甲是一个人的时候才需要穿戴的东西,软肋则需要小心妥帖地安放收藏。喻文州在面对叶修的时候,他眼里才是真正属于他们这个年纪的东西,他的行为会有小小的骄纵和任性,他不再是个带着厚厚盔甲和面具的人,他会发脾气,气极了也会摔东西。他不完美,脾气也不算太好,会偶尔神经质——只在叶修面前,喻文州是个全然真实存在的人。

 

这两年来,叶修有了自己的公司,起步不久还有些磕绊,而喻文州也毕业了,没再保研。离开了那个地方,是不是能够在一起了?

 

不是?进入大学是小半个社会,走出大学是整个世界。或许比起大学里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引起的风雨,社会上他们会掀起的,又会是怎样的风暴呢?

 

黄少天被自己问住了。

 

但他确信,他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得知答案。

 

 

05

 

喻文州身上酒气很重,闻得叶修觉得浑身不舒服。他把喻文州搁在床上,塞进被子里,到卫生间洗了一块毛巾给他擦脸擦手。

 

握住喻文州的手时,他还有点不真实感。叶修分开喻文州的手指,耐心地一节一节地擦拭过去。然后起身去洗了遍毛巾又给喻文州擦了一遍。

 

他再洗过一次毛巾转回来时,喻文州微微睁开眼睛看着他。

 

“呃……醒了啊。”叶修把毛巾扔在一边,伸手去摸喻文州的额头,半途被喻文州截了下来,他把叶修的手掌贴在自己左脸上,又像是累极了阖上眼睛。

 

“就一会儿。”喻文州道。

 

叶修挨近了一些,他在喻文州耳畔笑,然后抽回自己的手。“我拒绝。”

 

喻文州忽地睁开眼,看着他的样子像个迷了路的小孩,带着醉酒的茫然和不知所措。他歪着头,蹙着眉,仿佛既不能理解叶修的话,也不能明白叶修为什么拒绝他。

 

叶修掀开小半边被子,躺进去。

 

“不是说好的一辈子吗?”叶修在被子里摸索到喻文州温热的手,用力地握住。“文州你可不能给我打折,这个亏我是要吃的。”

 

喻文州没说话,叶修看见他不知怎么就慢慢变得湿润的眼睛。

 

“先在这里睡会儿。你好点儿了咱们就回家。”

 

喻文州用力点头,喉咙里冒出模糊的一声“嗯”来。

 


END



 @一喻百吃  第一个完成作业!!!好了睡了都凌晨三点半了,高三以来第一次这么晚……

也因此没太多时间仔细斟酌字眼和情节。第一篇叶喻,好像终于有点走心啊……

这篇文算是为限制条件量身定做的,尤其是只限“攻方视角”这一条。这篇抹掉了喻文州本该有心理活动的地方,但这通通都因为“不言”显得更具想象空间。咻咻出题不要太棒!

题目Schwarzer Regen来自同名歌曲嗯。德文,翻译过来是《黑雨》。

推荐renri的版本 Schwarzer Regen


_____睡醒之后

啊跟朋友讲的一段话,其实也就是说得很多的那句啦——

世界上只有三样东西无法掩饰:咳嗽,贫穷和爱情。

我觉得他们就是这样。

 
评论(12)
热度(261)
© 淮扬扬扬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