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杂
百无禁忌
本命 居老师
电竞圈唯一真爱 孤存

【喻黄】在Blued/Zank/Aloha里遇见现任是怎样一种体验

&知乎体

&希望标题打分隔不会被屏QUQ

&努力模仿烦烦却失败(。


在Blued/Aloha/Zank遇到现任是怎样一种体验?

648个回答                                    ...

 

【叶喻】Schwarzer Regen 01-05 [完]

01


烟燃着的火光燎到指尖的时候,叶修才痛得“嘶”地一声回过神来。


他低头看着手指上那一小块皮肤,灼烧的热度缓缓从神经中撤出。所幸他反应够快,没有伤到手指。


一辆黑色轿车堪堪停在路边,车窗降下来,叶秋朝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上来。


叶修把烟按灭,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自嘲地笑了一下,然后径直钻进了叶秋的车里。


叶秋闻到他一身的烟味皱了皱眉,把四片车窗都降下去后,这才踩了一脚油门。


“你又熬夜,又不是小年轻的时候了,还硬撑什么啊。”叶秋说,时不时看一眼后视镜里的叶修,他还是不修边幅的模样,叶秋亲自给

 

【王喻】Addiction 04

ft唠嗑见文后(这货有话说嗯w


前文:00-02    03


————


I said it's not fair(我说这不公平)

I want this to end (我要结束这一切)

This got to end(这必须结束)


04


喻文州抱着衣服从浴室出来,王杰希正擦拭着电视柜,阳台上乱糟糟地堆着防尘罩。王杰希见他洗好出来,喻文州身上穿的睡衣还是和自己去买的那一套,要不是他神情尴尬又局促,没准王杰希会真以为分手就是个梦。


“房间我清理好了,你可以去睡了。”王杰希指...

 

【王喻】Addiction 03

一上午5K字劳动成果请笑纳。写进剧情去了,手指痛了一下(。)

如果方便,可以配着尚雯婕的where is my soul听←


前文→我我我


————


03


等到自己朋友风风火火地冲进店里,那两个男人已经离开一刻钟了。她指了指角落里那张桌子给朋友看,那上面还留着喝了一半彻底凉掉的焦糖玛奇朵。她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没办法,“人走了一刻钟了你才来,我肯定不能拦人啊。”


“你说有两个人?另一个是谁啊?”朋友把挎包扔在吧台上,戳了戳单子上的拿铁,“热的谢了。”


她开始做事,动作轻盈流畅,“没认错的话是王杰希吧。本城战队队长我还是知道...

 

【王喻】Addiction 00-02

灵感来自白百何主演的《追回逝去那五年》设定有交叉 狗血失忆梗慎 

“我”是个无名氏,推动作用。连接过去和未来,开始和结局。【本来有点自动代入张新杰蓝鹅最后并没有】摊手┑( ̄Д  ̄)┍

—— ()【】有点奇葩作用 准备快速完结


————


00


【敲门声响了三声】


【开门声】


你好。


——……你是?


你是王杰希先生吗?


——是的我是。你是?


嗯,是这样的。你认识喻文州先生吗?我是他的朋友,鄙姓张。


【我提到“喻文州”这三个字的时候,在喻文州口中王杰希那总是为人津津乐道的大小...

 

【邱喻】把耳朵捂住

之前的这篇被lo屏蔽了,明明还不如渡边污(。)以后再修,现在熬夜搞得一呼吸就痛quq要好好休息啦

如果想一口气看完就点→新浪我没排版 糟心quq别忘了最后留下……点什么红的啊蓝的啊(喂

——

又名《老干部和少年的恋爱矛盾如下》(x)

凌晨三点多钟写完,心想今天一定要搞完,最后的部分一气呵成,脑子发蒙写下来没什么感觉,没能写到要的效果。

——推荐听《谎言情歌》

↓正文


————————————————


“我马上下来。”


电话那端传来连续敲击键盘的响声,喻文州的声音没怎么失真,柔柔软软的,顺着听筒钻进邱非的脑子里。即使是能将战术玩得能...

 

【张喻】徒然曜日02

这次更新很有诚意√近6k字【。

传送门 徒然曜日01


>>>2


——晚上七点我会去你那里。张。


——好^^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日光已经消退了大半。随着夜的到来,霓虹灯渐次亮起,光映在窗帘上,织出一片模糊黯淡的光幕。


短信铃声正响过最后一声。


睡意没能彻底散去。喻文州睁着眼睛看着手机发出的光照亮一小片黑暗,又暗下去一点,然后彻底回复黑暗。


喻文州按了按太阳穴,清醒一些之后,他伸手去拿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喻文州眯着眼睛调出收...

 

【王喻】无处告别

受不了了第二次被屏蔽了日!

中间转链接


———


王杰希尚在熟睡。


喻文州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的一角,绕过床的另一边来。


王杰希在睡眠中微微皱着眉,是沉静的模样,背对着之前喻文州的方向,留给一面喻文州的是笔直的脊背,不肯软和下来的线条昭示着王杰希潜意识之中的无可妥协。


吵架过后的第二天清晨。喻文州半蹲在他床边,发出无人能察的一丝叹息。


他完全可以完成这件事之后直接离开。但由于性格原因,他还是毫无保留地告诉了王杰希他自己的想法,像他自己预想之中那样,王杰希扭住他的手臂,一字一顿地告诉他那绝无可能。喻文州有些...

 
© 淮扬扬扬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