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杂
百无禁忌
本命 居老师
电竞圈唯一真爱 孤存

【王喻】无处告别

受不了了第二次被屏蔽了日!

中间转链接


———




王杰希尚在熟睡。

 

喻文州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的一角,绕过床的另一边来。

 

王杰希在睡眠中微微皱着眉,是沉静的模样,背对着之前喻文州的方向,留给一面喻文州的是笔直的脊背,不肯软和下来的线条昭示着王杰希潜意识之中的无可妥协。

 

吵架过后的第二天清晨。喻文州半蹲在他床边,发出无人能察的一丝叹息。

 

他完全可以完成这件事之后直接离开。但由于性格原因,他还是毫无保留地告诉了王杰希他自己的想法,像他自己预想之中那样,王杰希扭住他的手臂,一字一顿地告诉他那绝无可能。喻文州有些僵硬的棱角忽地柔软下来,他到底是很难真的如所想的那样去做这件事情,他微笑着说,我只是试探,你知道的,我离不开你,杰希。

 

即便是说了听起来低声下气的话,也没能将对方皱起来的眉头抚平。喻文州想将自己的手臂抽离,王杰希却抓得更紧了一些,偏要他再三重复自己不会再去做、就连想都不可以想的事情了。

 

喻文州脸上漾起一道波纹般温和得骤起又渐渐淡去的笑。

 

他说好。

 

王杰希这才缓缓地松开了手。

 

 

没人不知道,喻文州内里属性是狡猾的狐狸。有时他的计谋甚至比叶修更为狠厉与奸诈,可见过他的人,都极难接受这样一位温和的人居然是那些计划的设计者。笑里藏刀吗?人面兽心吗?画皮难画骨吗?或许都不是。至少,在王杰希面前,喻文州只是庸俗纲常世间的一名普通人,和为了生存下去的那些人没有任何区别,而那稍微一丁点儿的不一样,也不过是他偶然间在常去的那家咖啡馆遇见了他,救了时间所剩无几的喻文州罢了。

 

手表上显示的时间剩下了微末的一分三十三秒。然而喻文州坐在人群中神色不改,甚至对送来咖啡的侍者弯了弯唇角轻声说了句谢谢。侍者眼中浮过诧异,接下来更多涌出的是敬佩。他手上端的这一杯咖啡,极有可能,不,这一定是他生命中享用的最后一杯咖啡了。可这人却一点惧怕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捧着咖啡松懈下了那仿佛融进骨子里的防备,惬意得眯起了眼睛去看落地窗外雨水方才洗净的天空和云朵。

 

王杰希从旁边的座位走过来,一言不发地拿过喻文州带着表的那只手,给眼前这个人注入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旁边的侍者几乎看呆了。他立刻判断眼前这个人一定是上流社会的什么明星富豪或者政/客吧,那样轻易送出的礼物是整整一年的时间,他见过许多富豪一掷千金也不过是为自己购买时间,肯给予那些情人的到底也不过是物质上的保障罢了,至少时间不是那么容易购买得到的,即便是有钱人也一样。

 

喻文州也稍微愕然了几秒钟,拉过王杰希的手来看他剩下的时间。他不敢相信,王杰希剩下的时间也不过是两年零一个月。这也就是说,王杰希自己的生命也所剩不多,谁会嫌自己命长呢,但王杰希什么也没说。其实他们根本不认识对方。

 

王杰希坐到喻文州面前的那张沙发上,大小眼让这个人看起来失了一些面上的稳重,可这也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没有任何人接受得起这样一份重礼,在这个社会,除非是上流社会与父母,朋友也极少赠送这极其昂贵的时间。

 

“王杰希先生,我想,你得把时间划回去。”喻文州道。这个时代,时间等同于或者更甚于物质财富,那像是银行账户一般的使用,他们都习惯于“划账”这个说法。

 

这回轮到王杰希有些讶意了。他们素不相识,喻文州却能叫出他的姓名来。

 

“事实上,我至少三次发现你关注我。”喻文州笑说,"第一次是在这里,第二次是在酒吧,第三次依然是这里。“

 

“你说的很对。”王杰希双手交握,手肘撑在桌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接着他放弃了这个姿势,拉过喻文州,在他耳边轻声呢喃般的,那仿佛是一个亲密的吻面礼。“我听说了。黄少天把最后的时间都划给了你,但你无能为力。”

 

喻文州推开了王杰希,眼里是理智压制住的怒火。喻文州这个样子不多见,蓝雨里陪他七年的队友黄少天也没怎么见过自家队长发怒的时候。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王杰希,等他接下来的话语。

 

“你来B市,想要报仇的话,只能找我。”

 

“如果你想继续就这么消沉下去——浪费他留给你的时间,就坐在这里,享受这并不属于你的时间也能够安心的话,也可以。”

 

“……好。”喻文州有些出神,“我跟你走。去你们那里。”

 

王杰希点点头,挥手招来侍者结账。

 

他淡淡继续道,“接下来的一年,足够你报仇了。你不用担心时间问题。”

 

喻文州、王杰希和那些年满二十五岁的年轻人没有什么分别。18岁成年的标杆貌似显现它正慢慢地走向低龄化。只有那些年满二十五岁的人知道,二十五岁生日那天才算是真的完全进入了这个社会。一个等级分明的金字塔型社会。他们在底层匍匐着前进,为了三两分钟的时间进行着无聊的活动,商业贸易、企图进入时间规划局工作、成为上流社会一时的宠儿与金光闪闪的玩/物或者是卑鄙地抢劫时间。如果只是为了生存,要那么多时间也只能在昏暗的酒吧里跳舞酗酒然后昏睡。




走渣浪 【推荐】




其他全都无所谓。

 

只要这个人是喻文州。

 

所以当喻文州和他提出那个计划的时候,他们之间的争吵——连针锋相对都没有的争吵。喻文州的论据摆得很充分,计划周全详尽,好像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但王杰希没有答应。喻文州作为联盟中的四大战术大师之一,想要隐瞒一些事轻而易举,王杰希没有放松警惕。喻文州又做了一些争取和补充,王杰希只是摇头,那之后喻文州仿佛领会到了什么,没再提起这份计划,倒是笑了笑。无奈的。

 

这不代表喻文州就此妥协。

 

王杰希回想起来那天喻文州笑着对他说,你知道的,我离不开你。王杰希终于稍微安下心来,松开了紧握喻文州的手。

 

其实他不该松开的。

 

那天清晨王杰希在熹微晨光中醒来,发现身旁空无一人,自己的手表上多出了三个月时间。

 

喻文州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那天他松开喻文州的手,是否就预示着这场注定没有告别的离别。

 

他头疼欲裂。

 



就在这时,高英杰捧着平板电脑慌张地跑进来,在门边踉跄了一下。

 

王杰希克制住疼痛抬头看高英杰。

 

“英杰?怎么了?”

 

高英杰快要哭出来了。

 

“队长……你看……”

 

他指着平板电脑上的一则新闻,指尖都是抖的。

 

 

 

 

安静的房间里,手表无声地走字。

 

 

 

——fin——

王杰希想,喻文州也就只能还他三个月了啊。

x

……一点钟突如其来的表达感,想写一个故事。四点钟才完成。

所有情节和情感都是临时铺排,像是没彩排过的人被推上舞台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包括写时间规划局paro都是在我写完了第一句话(第一句话被我删啦)才决定的。而整个故事的结构,有一些像回环的结构,一些文字的排布,也都非常随性了。

本来打开了张喻的文档,结果在lof 的web页面写完了这个…【抱头】

写的时候全程循环徐梦圆的sakura。fin后写的这些,在听徐佳莹的失落沙洲和不醉不会。

这个故事仓促,从开始到结束,故事里的人物也是这样。我描写了事情的外围轮廓,而内部的事情则成为巨大的留白。

本来打算加一个楔子写文末那条新闻,后来就算啦。自行猜测quq

 

 

 

 

 

 

 







 
评论(8)
热度(36)
© 淮扬扬扬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