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杂
百无禁忌
本命 居老师
电竞圈唯一真爱 孤存

【太芥】没用的伞

&CP/太芥(芥太无差)

&写手/淮扬(TV+小说党 暂时没入漫画) 

&私设与欧欧西齐飞 文笔共双商炸裂 

&微意识流 施工完毕字数:4703字

&入文野的第一个作品也不管啦反正强行塞给画崽儿(。) @慢夏 

 

 

>>>>>

 

街道上已经没有人了。

 

目之所及之处,尽是被斥诸暴力后残存下来的狼藉与不堪,在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的冲洗下,显示着另一种残酷而苍白的美感。街道尽头的白昼透着奇异的蓝。槐树空落落的枝桠如同饿死鬼的手指向天空。

 

充分浸润水分的枝叶踩在脚底发出黏腻的声音。

 

芥川握着一柄黑伞独行在寂静的街道上。没有任何人要求他来这里,鹤见区港黑旗下的产业并不归属于他保护,他不需要为此次袭击负责。

 

其他涉黑势力对港黑的打击力度明显加重了。大量货物被吞吃,仓库火并死伤惨重,在港黑旗下享受保护的一些小家庭产业遭受到了致命的打击。身为五大干部之一的太宰,不得不亲自出面料理眼下如此复杂局面。

 

芥川在一家面食店前停下脚步,从伞下抬头看了看店的招牌。

 

“芥川君。”港黑成员分列面食店两侧,见店外伞下着黑衣男子,恭敬地低头称道。

 

芥川点点头,走进店里,将伞收起后随意地递给了旁边的一位成员。成员从善如流,立即接下来。

 

芥川环视店里的铺陈摆设——那已经被彻底毁掉了。桌椅倾翻,面汤和碗打翻在地,吊顶上的灯砸下来,玻璃碎了一地,柜台边的墙壁上有喷洒着斑驳的血迹。身处潮湿的空气他还能嗅出一点火药和枪油的味道。

 

“太宰先生呢?”

 

“应该是在厨房里。”成员态度一贯毕恭毕敬。

 

 

推开老旧厨房门时发出艰涩的声响,让芥川不禁皱了眉头。他并不乐意打破这里的寂静,更不想因此打扰到里面的人。

 

太宰站在切菜的案板边,听到了芥川的动静也没有给出什么反应。

 

芥川没有说话,没有走过去,只是安静地站在门边。

 

“如果还活着的话,做的面应该会很好吃。”太宰自言自语地道。

 

“我听说,这家的父亲独自将女儿抚养长大,上个月决定将女儿交付给女儿倾心的男子,并在不久后举办婚礼。

 

芥川抬起头,看向太宰没有表情的侧脸。

 

“我看过照片,她真是一位非常可爱的女性啊,帮着父亲做着各式各样的面,将好吃的面和寄托于其中的心意交给大家。这样一位伟大的女性,居然就这样死了吗?”

 

在柜台边的墙壁上挂着这家店主的照片。芥川经过的时候看过一眼,照片上的父女两人微笑相偎着。

 

“芥川君啊,你在想些什么。”芥川闻声回过神来,太宰朝他这边侧过身来看着他。

 

芥川默了默,垂下眼说道。“无力自保实乃弱者之流。一切安乐,莫不来自困苦,而一切困苦,又岂非来自安乐。”

 

太宰没有说话了。

 

他一贯站在最贴近死亡和真相的地方,企图获知生的意义,但不该是在这样万般圆满的地方。生与死绝不是对立的两面,它们至为贴近,有时犹如一张纸的两面,顷刻就翻覆。他才是最应该与死亡挂钩的那个人。

 

太宰依然没有听到想要芥川说出的那个答案。

 

他绕过芥川,往外走去。

 

芥川垂头站着,太宰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眨了眨眼睛,紧接着转身跟过去。

 

太宰径直走出了这片屋檐,滂沱大雨似永无停顿,太宰雨里的背影看上去坚定又彷徨,不一会儿便湿了个透彻。

 

店外雨幕缠绵。芥川挥挥手,一边的仆从恭顺地呈来他来时的那柄黑伞,他一把拿过,迅速地撑开然后冲入雨幕,追随雨中那抹湿漉漉的身影。大雨里,他喊太宰先生的声音很细微,对话非得是嘶吼才能听清楚。他就要追上太宰了。太宰突然回过身来,芥川立即站住,然后把伞举到太宰的头顶,他紧握住伞柄,却在那一刹忍不住地捂嘴闷声咳嗽起来。淋湿了大半个身子,浑身冒着寒气,

 

“你来了也没有用。”

 

在太宰的脸上,冰凉的雨水不断滑落下来,他低头看着芥川的脸色是芥川熟知的冷淡,嘴角翘起来的一点弧度,极似一种微妙的嘲讽与否定。或是那年芥川被他从贫民窟捡回来时他眼中对他的怜悯。

 

 

——太宰先生后来,是怎么处理杀害店主一家的凶手的?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身为五大干部之一的太宰治后来离开了港口黑手党,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但同为港黑的成员都知道,太宰治这样的男子若想要消失在众人眼耳之中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情了,否则他早已失去了作为干部的资格,被其他人上位了。

 

一日,芥川在修道场碰见太宰的搭档中原。他与中原平日里接触不多,中原见到他时说得最多的大约是劝太宰减轻对自己的惩戒和训练强度,他对中原确实既不感激也无敬意,对方自然是不在意的。那日中原离开修道场经过芥川身边,约略提了句“即便是作为太宰那家伙亲自教导的学生,芥川君,他还是不告而别啊。”

 

芥川冷静地回答。“原干部太宰治叛逃我党,已然确凿无疑。”

 

中原背对着他挥了挥帽子,最后消失在光所不及的甬道里。

 

 

自他和银被太宰先生带回黑手党,他日日忍受太宰的残酷训练。猩红的罗生门一次接一次地被人间失格的白光融化,力量一点一滴地流逝,太宰丝毫没有放松,逼迫他重新张开罗生门并抢在自己发动能力之前攻击到自己。要么和妹妹一起滚回贫民窟,要么忍受下去。这是太宰给他的选择,芥川没有任何犹豫,为了妹妹和卑微的生,他只能咬牙日复一日地练下去。直到他能在太宰发动能力前攻击到他为止。

 

太宰治的突然消失,让他暂时感到茫然与无处安置。

 

最后,他的确做到了。太宰来不及发动人间失格,罗生门尖利的齿颚就已经扼住了太宰的咽喉,尽管只有短暂的一瞬,罗生门便被人间失格化为一弧黑茫流回他飞扬的黑衣下摆。

 

 

又是下雨的一天。

 

天色昏茫,大雨滂沱。廊下的铁马叮叮当当地敲着。

 

芥川醒来。

 

窗户没有关好,窗帘被阵阵劲风吹得飘起又落下,沾湿了雨水。灰暗的光影在他房间肆意流淌着。窗外那株槐树枝叶横斜的光影在天花板上战栗摇晃。

 

他猛地咳嗽,几乎要将肺也咳出来。他缓了好一会儿,才将心头莫名无状的情绪尽数压下去,他起来换上那件惯常穿的黑衣,随后走出门去。

 

芥川的身上永远充斥着两种极端,少年苍白的病弱与能力者飓风般的摧毁力。这让他在后辈眼中的形象无比暧昧迷离。明明手腕纤细得一握就碎,但猩红的罗生门完全展开之时,没有人会相信他是方才那名孱弱少年。

 

樋口已经在门外等候他。这些年,樋口一直在他身边。

 

樋口身上背了两个枪袋,腿上绑了两柄锋利的匕首。一头金发用发绳束起来,仔细看去,发间甚至缠上了两枚闪亮的刀片。

 

枪械之流为芥川向来所不齿,但到了这个时刻,从前眼里如针刺的万般此时也都化作柔软棉絮,在他心里缠绕出无法缓解的痛痒。

 

似乎是觉察到了些什么,他却仍没有捉住这一闪而逝的了悟。

 

“走吧。”芥川说。

 

樋口朗声应了声“是。”

 

芥川微微动容。

 

兴许是这样的天气,让他心情比往日压抑敏感许多。

 

他撑开黑色布伞,身影破出雨幕。

 

留给樋口的是如磐石般坚毅却无比空旷的背影。樋口想,这大概就是她甘愿毕生追随芥川的原因吧。

 

 

近来港黑保护下的企业受到的袭击越来越频繁,受损程度随之不断加重。党内觉察出对方能力者已介入其中,便派出芥川与樋口一行将那批人彻底收拾干净。据党内间谍的情报表明,对方下一个目标,是鹤见区。

 

此次的战术布置是樋口做的决定。所有门店内的工作人员全数躲入地下防空工事,港黑成员接替他们的工作。芥川则游走在这附近,时刻查探情况。

 

他经过一家寿司店。案板上剩着一盒卷了一半的金枪鱼寿司。

 

如果是太宰先生,大概会说“这里的寿司应该会很好吃”这样的话吧。

 

就算是没有吃过,也会很乐意地去夸赞。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非常想和太宰一起吃一顿饭。正正经经的那种。分坐于桌的两端面对面的。但只要他稍微想想这种事发生,对面太宰的面目就是模糊不清的。

 

实在是太不可能发生了,所以才难以想象太宰的神情吧。

 

 

对方的能力者有三个,这与港黑在其势力中安排的间谍反馈的数值完全不同。可以说,能力者的个数几乎决定了能力者之间战争的胜利。而这个数字错了,这表明港黑的间谍也已经暴露了。至于生存与否,无需多言。

 

彻底被逼至绝路的芥川不得不放手拿命相搏。猩红狰狞的罗生门瞬间释放开来,黑兽天生恶食,连空间都能吞噬,却根本奈何不得对方能力发动状态时以速度来切割他的罗生门,硬是将罗生门生生地削减下去。

 

芥川自半空掉落下来,浑身剧痛,已经彻底丧失了再度发动罗生门的能力,就连稍微展开一会儿缓冲下落的力气也没有了。全身上下,仍然归他掌管的如今只有残存的意识。雨水铺天盖地地倾洒而下,映照在他出现短暂茫然的黑色眼瞳里。

 

能力者看芥川终于如一只被撕扯得烂掉的纸鸢掉落下来,立刻选择掉头加入普通人的战局之中,为己方增加胜算。

 

芥川疲累地闭上眼睛。

 

枪声时而密集时而稀疏,即便是在滂沱大雨中,仍能察觉到那份生死罔顾的惊心动魄。

 

樋口和其他港黑成员仍在战斗,而他却躺在这里,像个废人。

 

 

——太宰先生后来,是怎么处理杀害店主一家的凶手的?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樋口问他,太宰是怎么处理杀害店主一家的凶手的。

 

不过即将死去的自己不能被算作是无辜,也不会去妄想着早已和黑手党脱离关系的太宰再度出现,为那些死去的黑手党成员复仇。他们身上背负的罪孽,不足以得到救赎。

 

自太宰离开后之后,他越来越畏惧太宰看到自己流出的血。他怕它们是黑色的。

 

这一次,没有平民伤亡。

 

他应该是很高兴的。

 

四年前,太宰治离开港口黑手党,彻底失踪在众人视线之中。

 

绝不是在太宰消失的时候,太宰才验证了心底的认知,或许是面食店的那次,或者更早。只是织田作的死,让太宰实施了对黑手党的叛逆。

 

他这样做,太宰应该是很高兴的。

 

善良无辜的人一如既往地活着。有罪的人怀着赎罪的心死去。因果善恶是非分明。

 

 

枪声很快变得稀疏了,听在耳中只有零零散散的几枪。

 

 

他没有奢想过太宰会出现在此时此地。太宰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以为是脑震荡带来的幻觉。

 

芥川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狼狈不堪令自己都不忍深思有几处伤口。

 

太宰半蹲下来看他,探究的神色。

 

“还想抓我吗芥川?”

 

芥川一下蹙起眉头,闭上眼睛将头别过一边,忍了一会儿,还是慢慢睁开眼睛来。

 

“你的手下——那个樋口小姐,情况看起来也不太好呢。准确来说,芥川君你的手下们,现在都不太好。”

 

“不过,我都已经搞定了。过来吃个寿司竟然遇到这种事情,还真是麻烦啊……”

 

芥川睁大了眼睛看着太宰。他身上的绷带已经发挥了应有的作用,鲜血沿着太宰的袖口点点滴滴地流着,肩胛处伤口是子弹的贯穿伤。雨水湿透了他的衣服。

 

“樋口小姐刚才还在喊你的名字呢。如果拒绝这样一位美人殉情的邀约,芥川君就真是太不解风情了啊。”

 

太宰一贯的胡说八道。

 

“哎哎芥川君,你还在想些什么,怎么还不起来?”太宰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芥川。

 

芥川闭了闭眼。

 

“我永无上帝恩慈赐之蛛丝。我之所处,处处都是地狱。”

 

他真的认真地去回答了本不需回答的、那样不经意的问题。

 

“人间就是地狱。”太宰不假思索道。

 

他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转身往枪声响起的地方走去。背影一点一点地远了。

 

“……乱步先生说这家的寿司很好吃的啊,又吃不到了,不过看样子应该会很好吃的啊。”

 

风里头飘过来太宰的一点余音,带着他惯有的慵懒。

 

再过不久,港口黑手党的后续部队就会到来了。依靠太宰的助力,港口黑手党将全部接管战局,清理战场,将对方的地盘和货物全数吞食。如同他的黑兽,天性恶食。

 

他忽然觉得不是那样的。

 

他被太宰从贫民窟带回来,他无比渴望生,但是生到底有什么喜悦呢,即便余生是在城市最阴暗的角落度过,也要离开一切困苦寻找短暂的安乐。太宰和他不同。太宰始终热爱与死亡亲近,可不止一次的自杀都不能让他死去。不能死的话,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如果无法真正地贴近死亡,就不可能知道生的意义。太宰先生是这样想的吧。

 

芥川想,与其行尸走肉毫无意义地活着,不如由他来赋予生命意义。他操纵泉镜花的夜叉白雪大肆杀戮。他自以为他给了弱者泉镜花生存的意义。

 

多年前的那场大雨里,太宰脸上是不断流落的雨水,却依然弯起唇角讥讽地嘲弄他,眼中充满了对他的怜悯。

 

他剧烈地咳嗽起来,抬头去寻太宰的身影。对方远走的身影在雨雾之中若隐若现。

 

人间就是地狱。

 

太宰治多次试图自杀均告失败。被这个世界强大的力量留下来。背负着深重罪孽的,不期望活着的,不该活着的,都活了下来,而那些清白无辜的,都将凭借上天恩慈的蛛丝走入往生。

 

芥川终于将自己支撑起来。他坐在地上,身上疼痛难忍。

 

雨水与眼泪无有分别。

 

——Fin——

 

&“蛛丝”一言来自文豪芥川龙之介代表作《蜘蛛之丝》(超短篇可围观)

&“人间就是地狱”一言是我用来印证文豪太宰治代表作《人间失格》

PS人间失格的意思是丧失为人的资格。我并非直接印证文题,印证也未必贴切。

 

 

写在最后:

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奇怪的故事 叙述故事的方式带来奇怪的阅读感受 其内容也奇奇怪怪

我所想表达笔力危及其二三

 

情感

有时觉得,这甚至不能算是是篇女性向同人。情感上没有明显的爱情倾向,暧昧也基本不存在。对太芥这对cp来说,可能真的蛮难存在这样的感情吧。不管是哪一方,都不会不清楚自己对于对方的感情。不过爱情倾向,和原作中一些执念的东西要区别一下。在写的时候我,我想要尽力贴近的是原作吧。QUQ结果失败x

其他

对于太宰夸赞没有吃过的面好吃,他心底是完全想不通的。

这个细节写出来的时候我始料未及。很多文章中都会这么说,但是放在这里就有一点其他的意味。

我想那应该是太宰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和赞美吧,不只是一声叹息一句惋惜而已。

 

这大概也是他想要芥川稍微能明白的事情,芥川的能力戾气太重。

最后,芥川面对一切无能为力。爱慕他的女人他无力施救还要靠太宰摆平一切。

 

我居然写了芥川哭!我想了好久啊,要不要写,不写会少什么,写了会多什么,纠结了好久,最后还是讲罐子一摔,哭吧哭吧芥川我对不起你。

 

太宰说了那句话之后,我觉得任何人确切地感到巨大的脱力无力感,对于过往种种失望遗憾悔恨乃至生死都有了更深的理解之后,给出的一个认识,却是旁人早已知晓并且轻描淡写得好像这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道理。芥川得知这个他尝尽了一切,狼狈如此。

 

芥川对太宰的感情,在这里,更多的是太宰作为老师时,芥川对他憎恨入骨又执念至深,对于太宰这个人谜般的言行举止好奇却又无法理解,对太宰的教导他亦难以理解。尊重,和一些崇敬,隐秘的痛感。


——完


 
评论(8)
热度(59)
© 淮扬扬扬扬 | Powered by LOFTER